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中药大全

许江写作如火中取栗位置位置

2021-02-24

众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灯》曾风靡华语世界,之前的作品无一不是延续着古...

很长时间以来,刘心武与《红楼梦》这个标签一直形影不离,他并不抗拒“红学家”的头...

如果说阅读是用眼在文字与想象中摆渡,写作则如同用手从思想的火中取出很多都很准。噼啪作响的栗子。

1987年夏季,浙江油画学会举办年展,当与上年同期持平。 此前Tod's 已发布全年销售数据时我是学会的副秘书长,受托写序。记得在这个序里,我精心地安排了不少比喻,比兴浙江油画由涓涓细流发展为滔滔大河。这个序受到美院朱金楼先生的严厉批评,认为华而不实,诸多卖弄。多年后,遇事渐纷,我慢慢地感悟到朱先生批评的深意:真正的写作是镌刻着自己的姿态的。一个小年轻评点一桩延绵的事业,须有诚心,最忌的是似是而非的说辞。如今这序已经不存,但这件事及其带给我的触动却一直不敢忘记。

所以,我以为受命而作,算不得写作。中学的作文,大学的考试,那都是关于写作的训练。单位的总结、工作的报告,也算不得纯粹的写作。真正的写作是无功利的,把心交出去,一支笔跟着它跑。如果你心意如宝山,那么你的笔上就有不尽风光。如果心意空泛,笔下也就难见风采。正如苏轼所言:“有意而言,意工而言止者,天下之至言也。”(苏轼《策总叙》)至言不敢奢望,但言而有意,却始终心向往之。何为意?从心从音,倾听心上的声音,方成真正的写作。

我把写作看作耕作。我习惯手写,我的衣袋里总插着几支红色和黑色的笔,每当我面对白纸,握笔深思,心中自有些微的激动。写作之初,总爱信笔写去,就如攀登一处风景,慢慢上了道,就向着风光处振笔直追。这种乘着笔兴写作的方式,迥异于专业写作者那般理性,却总把自己带入兴发感动的揪心之中。这种揪心的紧张,不敢说是一种享乐,却始终是一份担当,如若汤剂——每日的药汤,虽苦味满口,却既是一种期许,一种对健康的期许,又是一种挑战,一种对疾病、对潜在病态的挑战。

写作正是这种期许和挑战的叠合。一方面,它以感性方式疏导心灵,让我们返身倾听“得其所安”的心音;另一方面,它又是向庸常碌碌状态的挑战。人的心灵活动往往被庸碌的生活裹藏,需要通过艺术的方式来激活,需要如张岱所言的“直于途次中邂逅遇之也”,进而延伸出横向与纵向的诸多空间。人的心灵需要不断面对各种挑战,把自己从庸常中激发出来。凡高在给他弟弟的信中慨然写道:“一切我所向着自然创作的,是栗子,从火中取出来的。”凡高的比喻很形象,那栗在火中,噼啪作响,要从火中取出栗,既要看得准,又要抓得稳。那带出的火苗在掌上烧,所以这栗子握紧不行,丢掉又不舍,须趁热享用。

生活本身如若一团火,所有的滋味,都只在这灼热中蕴藏,而写作,便正如火中取栗……

泰州白癜风重点医院月经期腹痛是什么原因呼和浩特早泄治疗多少钱

乌鲁木齐阴道炎哪家好广州哪家医院治癫痫好杭州妇科医院

南京宫颈糜烂治疗费用多少钱
河北口腔科医院
鸡西好牛皮癣医院